• <button id="ch1fqw"></button><th id="ch1fqw"></th><blockquote id="ch1fqw"></blockquote><dfn id="ch1fqw"></dfn><dl id="ch1fqw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ch1fqw"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"10mv49"><strong id="10mv49"></strong><ins id="10mv49"></ins><noframes id="10mv49"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kbd id="uwvryc"></kbd><form id="uwvryc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3d村殺碼,高二的我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 2020年01月24日     浏覽數量: 891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暑假,他在一次和朋友去上網的時候從朋友那德到了她的QQ,加爲好友以後也沒多在意。唯一知道的就是她以前和朋友同一班,而且她是個好女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開學了,是高2。要分新班,他早早來到學校。辦完一切手續。然後鑽進網吧上網。真巧,她也在線。他說同學你好。她問你是誰?他說3d村殺碼和你同一個學校。她說噢。他問她在哪個班,她說19班。他呆了一下……說:呵。真巧。我也在19班。然後。他們交換了手機號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學期的第一個晚自習。他准時上到教室。往裏探去,都是生面孔。他感到無比沒趣。對以後的生活,對以後的學習。他進到教室,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。兩眼略略掃視了全班。他一眼就認出了她。同時,他發現。他已經深深喜歡上了她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這樣,平靜而又無聊的生活繼續著。他有時睡不著也會給她發短信。但多數只是些問候話語。雖然他喜歡她,但他不會向她表白。因爲他不習慣向別人表白。也不想表白。他問他的同桌:她怎麽樣?他同桌問他:你喜歡她?他說是的。他同桌要幫他一起追她。他說:不用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久,全班大多數同學都看出他喜歡她。而且很多人都以爲他和她已經在一起了。有一天。她傳字條個他:聽說你喜歡我?他說是的。她說不可以。他心揪了一下,說:沒關系,我喜歡你是我自己的事,我不會幹擾你的。她說:你這是一相情願。他說也許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國慶長假那幾天,他呆在家裏。哪也不去。而此時。她正和一幫朋友在南甯玩的不亦樂乎。她打電話給他:喂,你要來嗎?他說不了,人多,不習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收假回來,她問他:你還沒放棄?他說沒有。她要他繼續。他說會的,他會的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星期六的晚上。兩個孤單的他和她碰到了一起。一段不該叫約會的約會促成了。他和她隔著中間可以過一輛大卡車的距離並排走著。平靜的月光灑在他和她的身上。影子被路燈拉的異長……他說好冷。她看了他一眼,說:是噢。他說那抱一下喂/。她瞪著雙眼:找死。然後沉默……沉默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2天上到教室,他傳字條給她:我不喜歡這種糾纏不清的感覺。她說那沒辦法,我還是不喜歡你。于是他想:不管她喜不喜歡。但這事總要做個了結。在離開她之前還是要向她寫封表白信的。一方面做最後的賭注。另一方面也順便滿足一下她的虛榮心:因爲她喜歡把他寫給她的東西拿給別人看。德看的人或幫她支招或偷笑。而他在這邊呢?心不由揪的一下:好樣的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這樣。他把寫好的表白信給了她。不用多想,她拒絕了他。他問爲什麽?她說他沒藝術這方面的特長。他呆了一下:額,原來她不是要和人談戀愛,而是喜歡和藝術細胞談戀愛……他最後寫字條給她:謝謝你。我終于可以解脫了。你說我們以後還可以做朋友。不了。我怕我們做了朋友以後還是糾纏不清。我怕我還會第4次第5次的喜歡你。所以,我們還是做陌生人的好。最後。祝你幸福。從此,他和她沒說過一句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他終究還是錯了,要忘記一個自己喜歡的人有這麽容易嗎?更何況每天都要看到她。于是,他隔三差5的偷跑出學校通宵上網。爲的就是一上教室倒頭就睡,一醒了也就下課了。正所謂別人都是用酒精麻痹自己。而他,則是用睡眠麻痹自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期末考試後。也就是學期的最後一個晚自習。他找到已經很久不一起說話的她:喂。我要去廣東,下學期不讀了。她沒多在意:騙人,誰信你。他苦笑了一下:真的。再見了。保重。然後是頭不回的離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放假第3天。他真的跑出廣東了。而且是偷了家裏的錢跑去的。在茫茫人海中。他第一次感到茫然。第一次這麽的想家,這麽的想爸爸媽媽。那種天旋地轉的感覺。他說他這輩子都忘不了。不多久。家裏人通過各種的方法找到了他,逼他回去。他想回就回吧。錢也沒了。于是,他一聲不響的收拾東西。回家!!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離開沒多久的家。他第一次有流淚的沖動。雖然爸爸媽媽還是每天都吵架。但畢竟這還是個家啊。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開學了,爸爸問他:要去讀書嗎?他想都不想:不去!爸爸說:不去的話就要呆在家,哪也不可以去!他咽了咽口水:去!我去!不去傻的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新回到學校。他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。他發現。其實人活著。不一定要快快樂樂的。整天笑哈蛤的過。“生活平淡充實就好”這是他的唯一目標。而對于她。他想想都覺得可笑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我們誰都不是誰的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歲月蹉跎了煙花易冷的季節,誰還可心不微瀾,不想念春天裏那一朵桃花的美好?誰還能寂然獨坐,不懷念曾經相約的那一句誓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初春時節,總是煙花盛開的季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在四口圳向晚的陌上,天空由淡青色變成靛青色,清晝慢慢的隱入時間流逝的韻致裏,而夜,也將門楣遮上了那道簾子了,是煙青色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向西的武夷山隱入了那道簾子,向東的鼓浪嶼隱入了那道簾子;向左的野地裏,鳳凰木隱入了那道簾子,向右的田園裏,三角梅隱入了那道簾子,……那些清晝時節裏染上的七彩顔色,綻放在枝頭的綠肥紅瘦,搖曳在乍寒的春暖中的樣子,都已是隱入了那道簾子了,是煙青色的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年的鍾聲響起,煙青色的夜深處,這一季的那一束煙花開始綻放在這一季的天空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雲天裏,有噼噼啪啪的響,如深山溪水間,石擊中流的聲音,也如風過門扉時珠簾卷起的音質,……循著聲音看去,煙青色的夜如一潭清池,偶爾被投進了一顆石子,小小的一粒,便驚起了點點銀亮的波漣,——第一朵煙花綻開了,隨之的是,一串串的煙花,盛開在雲天煙青的底色上,如崖壁上布滿的露水裏的青苔與七色藤蘿,反射著天光,赤橙黃綠青藍紫,忽閃著璀璨陸離的光芒,星星點點,投影在水面,遊移在皺缬的波紋中,彷如輕舟蕩過,驚起一汪清睡似的夢;亦如西溪之畔,西子的纖纖素手在其中洗滌雲裳的輕柔,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瞬滅的煙花劃過的雲天裏,遺留的余煙,亦如流水與煙青色的石岩相碰,驚起的一暈水霧在夜雲間,萦繞彌漫,使這幽深的夜空充滿神秘與誘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煙花,瞬間的明滅,銷魂,開放成一季不一樣的花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許,每一個季節都會有一朵花是與之相襯的,都會有它最美麗的的那一刻或那一瞬,就算是短暫的,——正如煙花盛開于春節,荼蘼綻放于春盡,昙花一現于夏夜,雪花悄挂于冬枝,雖不是最美的,亦不是最驚豔的,但總是能生長在那個屬于它的季節,綻開得繁麗而燦爛,爲一個季節的榮光添上那一抹屬于自己的亮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個節氣的夜,在等待煙青的顔色,而我,便等待一個花開的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時,也會問,這個季節的煙花,也會如舊年似得再開麽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季節的夜,涼如水,我走在陌上,影子是煙青色的,飄忽在煙青的夜色裏,而我便在這季節的煙青色裏,努力尋覓著你的樣子,——煙花開放的季節,離你最近的,是我的心!你可知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就知道,煙花終是會開放在這個季節的,就像你舊年的樣子,棉麻青花衣的背影,如彩繪在元瓷白底上搖曳的青花,也如雕刻在和氏璧上的輕柔銀刀,更如描寫在洛陽紙上的三都賦的深情文字,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起了,曾經的那些季節裏的煙花,還有煙花裏的你的樣子,開放過,絢爛至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季節,我站在時光的門檻,藏一份寂寞的歡喜于心,一擡頭,便遇見了你初時的明媚,像一束煙花燃放在這個初春的節日;而我便不再是那個流離異鄉的客子,應是你某日久等的歸人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,季節是懂我的,靜靜的喜歡就好,不必感動,也用不著感激,真摯的情懷,就是普通生活裏不滅的煙花,就是夜深人靜時仍然怦然綻放的溫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誰知道,煙花的季節,是經過多少流轉與曾經,又是經過了多少沉澱與感恩,才能再次與我們相遇,就像你與3d村殺碼的遇見,要在相約的時間,相約的地點,相約的深情,才能遇到相約的那個人,而這樣的相約,又得等待多少季節呢?很多時候,有些虔心修得的相約,也僅是一場荼蘼的花事,在煙青色的夜深處,一低頭,瞬間,便不再見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呵,當季節燃落了煙花,當歲月凋零了花瓣,誰是誰曾經的誰,誰的臉還是誰曾經臨水相顧的容顔。當歲月蹉跎了煙花易冷的季節,誰還可心不微瀾,不想念春天裏那一朵桃花的美好?誰還能寂然獨坐,不懷念曾經相約的那一句誓言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些時候,季節裏,有太多的來不及,相約未必相會,一生僅此一遇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起了唐詩中那最動人的一句“唯見江心秋月白”,一個“唯”字,又讓人徒添了多少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愁緒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記得是在哪本書上,曾經看到過這樣一句話,——因爲年輕,所以有太多無疾而終的感情理不清頭緒,有太多措手不及的責任沒有勇氣承擔,而那些細微的情緒又絲毫經不起等待,它轉瞬即逝。誰會知道一個轉身就是永別,……一切如過眼雲煙,來時如煙花般令人驚喜,去時卻不在夜空留下任何痕迹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擡頭看著煙雲漸散去,心頭多有些惆怅,是呵,那一朵瞬間開放過的花,或許是卑微的,在某一個季節的角落裏,悄悄的開落,是寂寞?是歡喜?抑或是無動于衷的情緒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展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展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門標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8 2001